• <menu id="csacu"></menu>
  • 提交中...

    << 返回

    請注意!“國家云”入場

    分享: 發布日期:2022-07-29作者:46 0

    在云計算市場競爭的關鍵時期,由運營商與多家央企主導的“國家云”隊伍逐漸浮出水面。


    7月24日,在第五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云生態大會上,中國首個國資監管云服務宣布正式上線,背后由中國電信牽頭,聯合中國電科、中國電子等多央企共同完成。在業內看來,不管是過去熱議的“國資云”,還是現在的“國家云”,政企行業賽道中“國家隊”愈發活躍。


    申港證券分析認為,“云網邊端”融合的基礎設施和強大的網絡安全能力,將會讓運營商在政企市場頗受歡迎。但這也將讓多方感受到“威脅”。







    “國家云”入場


    對于國資監管云上線,中國電信總經理邵廣祿表示,是為了進一步推動央企數字化轉型,實現國資監管效能提升。


    可以看到,近年來,國資委正聯合各方力量,逐漸形成自主可控的國資監管云,推動國資監管重點應用全面上云。在兩周前,國資委召開中央企業深化專業化整合工作推進會上,“國家云”的概念被首次提及。


    目前來看,國家云主要由運營商主導,央企參與。


    不管是“國家云”還是“國資云”,都與近年來不斷加碼的IT集約化趨勢和用戶信息安全泄露事件不無關聯。根據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(CNCERT)的數據,僅2021年上半年,云平臺上遭受大流量DDoS攻擊的事件數量占目標境內遭受大流量DDoS攻擊事件數的71.2%。


    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全國已經部署國資云的地區有:江西、四川、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福建、山東、廣東、江蘇、河北、陜西、天津、安徽、內蒙古、大連、柳州等。


    天眼查信息顯示,2021年3月,天津成立了“天津國資云科技有限公司”,公司由天津國資委完全控股,主要負責提供信息系統集成服務、數據處理和存儲支持和互聯網信息等服務。同月,浙江省國資委啟動“國資國企數字化監管應用”項目。據了解,該平臺建設采用了完全國產化的信創服務器,建設主體為杭州鋼鐵集團公司,由浙江省國資委控股的杭鋼股份承擔運營。


    而在2021年4月,四川“國資云”落地投入運營,其建設主體是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下屬公司,技術提供方為阿里云。平臺將由四川能投集團和四川電信聯合運營,提供對四川省內所有省、市屬國企的服務。據報道,四川“國資云”是國內首個國資企業專屬云。


    緊接著在2021年8月,重慶市國資云平臺(二期)業務平臺建設項目公布了中標公告,擬中標人為浪潮通用軟件有限公司,項目建設目標為:建設國資監管統一數據共享中心,建立市國資委到市屬國有重點企業和區縣國資監管機構的數據采集、共享機制,實現“數據通”。


    作為重要的數據安全基礎設施,“國資云”已逐步成為市場中的重要構成部分。但在機構看來,推動國企上云是加速國企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抓手,但國資云整體市場仍處于初始發展通道,對于個別概念股長期漲幅仍需要謹慎對待。


    7月25日,“國資云”概念板塊開盤漲幅0.75%,開盤后雖稍有上漲,但整體呈下跌趨勢,截至午間收盤,“國資云”概念板塊總體回跌8.65個點,跌幅為0.98%。板塊內龍頭股如美利云、銅牛信息、拓爾思看漲,其中美利云漲幅2.56%,拓爾思漲幅1.97%,銅牛信息漲幅1.08%。






    蛋糕該如何分?


    從玩家數量來看,中國云計算市場已經相當“擁擠”。


    國內云計算廠商主要包括以天翼云、移動云、聯通云為代表的上游運營商和以阿里云、華為云、百度云、騰訊云等為代表的大型互聯網企業。前者提供基礎設施服務和基于基礎設施的云服務,而后者在滿足自身需求后不斷向外拓展業務,為不同行業提供服務。


    根據《中國云服務行業市場前瞻分析與未來投資戰略報告》的數據,2022年第一季度,中國基礎云市場規模達到1334.5億元,同比增長38.6%,由阿里云、華為云、騰訊云和百度智能云組成的“中國四朵云”占市場份額比達到78.8%,同比增長19%,繼續占據國內云市場主導地位。


    公有云市場方面,2022年第一季度國內公有云市場規模達到了689億元,相比2018年增長57.6%,預計到2023年市場規模將超過2300億元。中國2020年公有云IaaS+PaaS市場中阿里云、騰訊云、華為云分別占比達38.7%、12.6%和10.5%,總計超過60%。而運營商中,天翼云占比達8%。


    在央企的加持下,國家云是否會攪動目前的云市場格局是當前業內最為關注的話題。


    有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表示,互聯網廠商在政企服務領域的話語權或將面臨挑戰,特別是國內在加強數據安全、隱私保障的背景下。如果國家云成為各地政府推行的樣本,對于提供“整體解決”方案的頭部云服務廠商來說,短期內確實形成了一定壓力。換言之,以前國企分別采購,現在如果統一采購,那么對云服務產品的需求也會有新的變化。


    天風證券此前將國資云定義為云市場的“總包商”的角色,在架構上仍會與現有云計算廠商合作,展開數據中心、服務器、存儲器、網絡設備、安全設備等與軟件技術的合作。


    “落地涉及的技術標準,服務器搭建,還需要有匹配的合作方,目前仍需要與現有云計算廠商合作?!碧祜L證券分析師對記者說。


    在完整的云產業鏈中(IaaS+PaaS+SaaS),目前運營商云的優勢更集中于底層基礎設施的建設,具備顯著的央企優勢和資源統籌能力。相比之下,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優勢在于其領先業內的技術體系,這也讓其競爭的發力點更聚焦于應用層的產品開發。


    對于本輪“國家云”的部署,中銀證券認為,在當前中國云企業市場廣闊、高速發展背景下,“國家云”的提出更多是加快企業數字化轉型步伐,發揮央企在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引領作用,降本增效,滿足企業上云需求,而非造成壟斷。


    給這篇稿打賞,讓作者更有動力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打賞

    用微信掃碼完成支付

    在線調查

    在線調查

    提交中...

    明星被爽到呻吟的视频
  • <menu id="csacu"></menu>